思贝文化 / CULCTURE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时政评述

【南都个论.阮子文专栏】伴侣出轨申请精神赔偿之浅见
时间:2015-11-23   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 点击:2315次
概要:本文2015年11月23日首发《南方都市报》法的精神.阮子文专栏。日前,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30起涉家事典型案件,因离婚引发的财产纠纷、老人赡养、子女抚养占了大多数。其中,夫妻离婚时一方有出轨行为,另一

 

 

本文2015年1123日首发《南方都市报》法的精神.阮子文专栏。

日前,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30起涉“家事”典型案件,因离婚引发的财产纠纷、老人赡养、子女抚养占了大多数。其中,夫妻离婚时一方有出轨行为,另一方申请精神损害赔偿,可获法院支持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3年至2015年10月底,全国法院审结婚姻家庭纠纷案件近400万件,且逐渐呈现出案件增幅快、适用法律难、审理难度大的特点。

笔者认为,尽管法院通过判例形式赋予离婚纠纷中出轨方的精神损害赔偿义务,但这并不意味着,这种精神损害赔偿能够部分或全部弥补另一方所受到的损害。换句话说,根据婚姻法及司法解释规定,有过错方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包括物质损害赔偿与精神损害赔偿。如果不能将两种赔偿较好结合并在实务中获得正面裁判效果,过于强调精神损害赔偿,一定程度会削弱有过错方可能承担物质损害赔偿的责任。且无论何种赔偿方式,均需要足够证据支持无过错方主张,如果无过错方举证能力受到限制,则法律规定的赔偿责任,多数时候难以在审判实务中得到支持。

离婚纠纷中,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前提是婚姻一方有过错,这种过错包括但不限于出轨、家庭暴力、赌博或吸毒等。这个前提需要证据支持,在实务中,如何获得有效证据证明对方有过错,需要较高的举证能力,通常我们会发现这种举证能力会受到限制,这除了伴侣出轨的证据在实务认定上对“真实性、合法性与关联性”要求较高外,还因为这类证据并不那么容易获取。因而在离婚纠纷中,对多数无过错方而言,精神损害赔偿或者不能有效提出,或者提出也难以得到法院支持。

影响无过错方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另外一个原因是“精神损害”认定标准较为严格。一种观点认为,只要有证据证明另一方有出轨或过错行为,无过错方就应该获得精神损害赔偿,这其实是对“精神损害”认定片面甚至错误理解。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对如何认定“精神损害”做出具体规定,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实务中裁判标准不统一。侵权责任法22条规定,“侵害他人人身权益,且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,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。”这表明,精神损害赔偿通常只存在人身权益受到损害且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,才能请求精神损害赔偿。现行婚姻法司法解释将“精神损害”扩大到人身受到侵害以外,且不必须达到“严重”程度,出于保护婚姻纠纷中无过错方权益的立法原则,笔者持赞同观点。但法官在审判实务中,如何认定“精神损害”已经构成,还应参照理论通说规定,并结合具体案件中的证据、过错事由以及造成无过错方身心伤害或影响大小等去综合判断,否则将可能无法正确适用“自由裁量权”对无过错方提出的精神损害金额做出裁判,因为精神损害赔偿金额的认定,法律并无明确规定,因而只能赋予法官以自由裁量权方式予以裁定(各省级高院基本都出台有相关指导性意见)。

基于上述可知,或者会让无过错方因举证不能而得不到有效赔偿,或者会让审判法官不能有效适用甚或滥用“自由裁量权”,从而不能从根本上做出正确裁判,无论出现哪种情形,都不会获得公正裁判效果和良好社会效果。因此,笔者主张不能顾此失彼,不要忘了在离婚纠纷中,无过错方应该且必须向有过错方主张物质损害赔偿。且这类主张与精神损害赔偿主张相比,无论是证据取得还是举证难度,无论是证据认定还是裁判支持,都相对容易。

    当然,在明确向过错方提出各项赔偿主张基础上,一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主张,从诉讼策略或辅助性主张来看,还是具有积极的实务意义的。

分享到:
※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